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您所在的位置:北馆资讯>财经>宇新股份闯关IPO:应收账款大客户工商资料“无迹可寻”

宇新股份闯关IPO:应收账款大客户工商资料“无迹可寻”

时间:2019-10-31 09:44:13 浏览:4697 次
2016年、2017年,宇新股份的应收账款分别为860万元、80万元。然而到了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宇新股份的应收账款金额突然增大,远超过往几年。斯隆化工不仅是宇新股份的大客户,还是其供应商。

每部佛经的记者:许帅、欧阳凯、张晓晴;每部佛经的编辑:唐慧

湖南宇鑫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鑫有限公司)近日更新了ipo申请,计划筹资10亿元。裕信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液化石油气深加工产品的生产。液化石油气、甲醇、异辛烷和甲基叔丁基醚是易燃易爆危险化学品。

2016年和2017年,裕鑫股份应收账款分别为860万元和80万元。然而,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裕鑫股份的应收账款突然增加,远远超过过去几年。裕鑫股份应收账款的增加与宁波斯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隆化工)和崇荣商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崇荣商品)有关。前者建立时间不长,而后者没有查阅工商档案。

值得一提的是,裕鑫2017年第四大客户深圳广隆昌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隆昌)也有疑问有待解决。例如,倪晓军控制的广融昌与倪晓伟控制的深圳普明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明化工)有许多重叠之处,后者与裕鑫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人深圳嘉普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嘉普)不谋而合。

斯隆化工公司是裕鑫公司2019年上半年最大的客户。2019年1-6月,裕鑫公司向裕鑫公司销售4.4亿元,占主营收入的32.11%,销售内容为异辛烷和甲基叔丁基醚;。2018年,斯隆化工销售额达到1.06亿元,占主营收入的4.03%。

斯隆化工不仅是裕信股份公司的主要客户,也是其供应商。2019年1月至6月,斯隆化工是裕鑫股份的第四大供应商,购买金额为5383.4万元,占裕鑫股份购买总额的4.36%。

事实上,直到最近两年,斯隆化工才成为裕信公司的重要客户和供应商。

《国家商报》记者注意到,斯隆化工成立不到三年,即2017年4月11日。其实际业务是危险化学品的票据贸易、化工产品和煤炭的批发和零售。

所谓票据交易危险化学品经营单位,是指没有存放场所和设施,不以实物形式存放危险化学品,从事票据交易批发业务的危险化学品经营单位。

一家宁波公司的经理黄明(化名)也从事危险化学品票据贸易,他向《国家商报》记者解释说:“危险化学品贸易有许多困难。例如,运输要求相对较高,不能通过普通物流运输。像我们这样的中间商需要与物流公司联系。另一方面,工厂只有在收到货款后才会发货,但需求单位一看到货款就付款已经很好了,所以我们需要预付货款,与时间保持良好的联系等。总的来说,我们的佣金只占营业额的1%-2%。”

尽管裕鑫股份赊销注册资本为500万元的斯隆化工,但成立不到三年的斯隆化工可以在六个月内从裕鑫股份购买上亿元的商品。斯隆化学的优势是什么?

10月9日,《国家商报》记者来到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招宝山街平海路1188号斯隆化工的户口所在地。斯隆化工只有大约20平方米的办公室,只有一名员工住在这里。

该工作人员主要负责密封合同和开具发票。他告诉记者,该公司目前约有12名员工。员工们都在不同的地方谈论生意。大型办公空间不需要长期出差。

该记者实际上参观了宁波斯隆化工有限公司,并由记者张晓晴拍摄。

宇鑫与斯隆化工的交易是异辛烷、甲基叔丁基醚等。《国家商报》记者注意到异辛烷和甲基叔丁基醚都是危险化学品。根据《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国家对危险化学品经营实行许可证制度。经营危险化学品的企业应当依照本办法取得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未取得营业执照的,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危险化学品。斯隆化学工业危险化学品票据交易需要在许可证有效期内进行。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信息,斯隆化学工业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将于2018年5月7日开始发放。

然而,2017年,斯隆化工与宇欣建立了合作关系,并于2018年4月开始合作。上述时间早于斯隆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的有效起始时间。

对此,上述工作人员解释说,公司的营业执照在业务范围上发生了变化,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的时间也有所更新。工作人员说,该公司成立时有经营危险化学品的许可证。

“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的有效期一般为三年,三年后将不得不更换许可证,审查后再更换许可证。许可证到期时,您必须提前更改许可证。一位熟悉危险化学产品的内部人士表示。

裕信股份有限公司相关人员表示,国家不要求危险化学品公司在销售产品时检查其客户是否具备经营资格。因此,当斯隆获得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时,公司不需要检查。

随着斯隆化工成为裕鑫公司的重要客户,相应的应收账款也逐渐增加。2016年和2017年,在斯隆化工成为主要客户之前,裕鑫股份几乎没有大额应收账款。然而,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裕鑫股份的应收账款突然增加,远远超过过去几年。截至2018年底,斯隆化工是裕鑫公司第二大应收账款客户,金额为946.87万元。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斯隆化工已成为裕鑫公司最大的应收账款客户,应收账款金额达到5563.6万元。

俞欣解释说,斯隆化工是中石化的采购代理,其结算方式是开具发票后一周内付款。公司上半年应收账款大幅增加是由于斯隆化工采用的赊销模式。

然而,俞欣并没有过多地解释中石化作为采购代理人的地位,外界很难了解采购代理人的类型和业务范围。

黄明告诉记者,要想成为代理购买者,首先必须确定资质,然后通过竞标获得。

提起余馨的股份,斯隆化工的上述员工显得非常熟悉。“裕鑫股份也是我们的主要客户,主要从我们这里购买液化石油气。公司于2017年底开始与宇欣股份合作。2018年,公司开始与中石化合作。我们主要从裕鑫公司购买异辛烷并出售给中石化。我们的主要客户主要是这两家公司,我们的大部分业务都是与他们合作完成的,而其他业务则是分散的。”他进一步表示,该公司每月从裕鑫股份购买大约三四次,每月总计数千万元人民币。一般来说,公司的结算是单笔业务和一笔结算,单笔业务基本上是一个月。

“石化产品是贸易量大、下游贸易商多、企业出入境更频繁的商品。类似于钢铁贸易企业,这样的企业通常不需要大量的注册资本和太多的人员。斯隆属于这类企业,该公司只是众多供应商之一。”裕信有限公司相关人员表示,经过公司调查,他们了解到斯隆化工拥有高质量的客户。经过仔细评估,公司给了斯隆化工一个月的付款结算。自合作以来,斯隆已按协议完成付款。

宇鑫2018年应收账款最大客户崇荣商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崇荣商品)也有疑问有待解决。应收账款2452.31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的72.14%,账龄在一年以内。宇鑫股份解释说,应收账款增加的原因是公司及其客户崇荣的货物是通过信用证结算的,而销售发生在2018年底,尚未完成收款手续。

奇怪的是,记者没有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找到相关信息。据启新宝调查,进入“创荣商品交易有限公司”的搜索结果是创荣商品交易(香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1日。

根据从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公司注册处获得的信息,崇荣商品贸易(香港)有限公司已解散(其注册已被取消),解散/不再是独立实体的日期为2018年6月29日。

崇荣商品贸易(香港)有限公司相关信息

综上所述,问题的关键在于,在余新的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崇荣的商品是哪家公司?在裕鑫股份不完整的情况下,创荣商品交易有限公司成为一个谜。

事实上,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曾就崇荣商品及斯隆化学的应收款项提出质询。中国证监会在对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的反馈中,要求裕鑫股份说明报告期内是否有第三方支付和现金支付。如果是,请解释原因、涉及的金额和比例、审计程序和应收账款的结果。

“ipo企业新大客户应收账款大有多种原因。也许是由于销售模式的改变,过去使用现金销售,但现在使用信用销售模式。”一家大型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对记者进行了分析,但在正常情况下,大型应收账款客户不会找不到工商数据。

另外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注册会计师表示,他们找不到主要应收账款客户的工商数据,因此需要怀疑主要客户销售的真实性、应收账款能否收回以及截止日期后的收款情况。如果销售部门确实解散了,对收回应收账款的可能性有很大疑问。在实际销售的情况下,减值准备是否足够?如果没有发现信息,我们的审计通常会找到检查信息的方法,然后找到证据来证明这种销售是否真实。

上海新谷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怀涛告诉记者,这也需要考虑发行人是否误写了错误的公司名称(如果是),这是信息披露中的一个缺陷。

“主办方在今年的核查中给崇荣商贸发了一封确认函。答复表明,该企业经营正常,其最终应收款已正常收回。”宇欣股份关心的说道。

来自《国家商报》的记者发现,裕鑫2017年第四大客户广隆昌与另一家企业深圳普明石化有限公司有许多信息重叠。后者的早期营业地点紧挨着裕鑫创始人深圳嘉浦的注册地址。

具体来说,普明化工最早的营业场所位于深圳福田区皇都广场3号楼1706室(2007年8月31日至2009年8月18日),而隔壁的1707室是深圳嘉浦(张凌烽持有37.5%股份)和曾正焕控股公司深圳海富永嘉贸易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张凌烽持有裕鑫5.29%的股份。曾正焕持有裕鑫11.14%的股份。

《国家商报》记者注意到,深圳嘉浦是裕鑫股份的发起人。直到2017年,前者是后者的第二大股东。同年9月,深圳嘉浦解散,其裕鑫股份转让给张玲和曾正焕。

普明化工与广隆昌的联系主要体现在一些接触方法的重合上。启新宝显示,广隆昌的早期营业场所位于深圳市福田区航岗富春商业大厦2416室,该处现为普明化工的注册地。广隆昌部分年报的联系方式和电子邮件地址与普明化工注册的信息一致。

此外,两家公司的高管之间也存在重叠。广融昌的总经理是倪晓军,监事是杜丽婷,执行董事是王宝宁。普明化工的主要股东是倪晓伟,总经理是王宝宁,监事是涂立婷。然而,记者没有核实上述同名人士是否是同一个人。

9月25日,《国家商报》记者走访广隆昌早期营业场所杭钢富春商业大厦,发现2416室是一家名为深圳永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军实业)的公司。戚新宝表示,永军实业的法定代表人是倪晓伟,显示的电子邮件和电话号码与广荣昌和普明化工相同。

该记者实际上参观了深圳市永军实业有限公司,并由记者欧阳凯拍摄。

在记者陈述了自己的目的后,一名自称光荣昌业务经理的王兴人走出办公室迎接记者。他说:“不同的商业模式和不同的操作系统不能说是一家公司,也就是三家不同的公司(永军实业、广隆昌和普明化工)。”

”(地址)巧合是为了解释它是否是关联方,但从现有数据来看,这不是很好的判断。更多的现场参观等。以及追踪下游的客户。”上述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和另一名注册会计师告诉记者。

针对这一巧合,俞欣的相关人士表示:“经过核实,倪晓伟和倪晓军与公司股东张凌烽没有联系。”

国家商业日报